您当前的位置:中国聚刊网 > 论文欣赏 > 法制论文

法制论文

《民法总则》视角下监护制度的完善

摘 要:监护制度一直是我国民法学中非常重要的制度之一,数年来,监护问题除了靠《民法通则》、《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调整,也有很大一部分靠道德约束、规制。但是面对近几年来社会上频发的一些监护不力所导致的案例,我们发现原有的监护制度已经解决不了目前较为严峻的监护问题了。2017年3月15日通过的并于10月31日已经生效的《民法总则》中,监护制度有了一定的完善,本文以这一制度的完善为切入点,从监护制度的概念、特征、意义入手,着重探讨监护制度的变化、变化后的适用以及对于以前看来比较棘手的监护问题例如留守儿童的监护问题等将如何解决。

关键词:监护人范围;监护人顺序意定;监护组织;监护人

一、监护制度的概述

(一)监护制度的概念

监护制度是指监护人对被监护人即未成年人和需要保护的成年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合法权益依法实行监督和保护的制度。监护人为承担义务的人,被监护人为受监护人监督和保护的人。监护人享有监护权,实际上监护权是监护人所拥有的一种“资格”,既包含监护的义务,也包含监护的权限。

(二)监护制度立法完善的必要性

监护制度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对未成年人以及需要照顾的成年人人身、财产以及其他合法权益提供必要的法律保护。监护制度的存在能反映出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状况,与社会相适应的监护制度能促进国家的全方位发展。因监护人的疏忽和监护制度落实中的缺陷而导致的惨案比比皆是,监护制度的确立就是为了减少或避免这些悲剧的发生。然而数年来,我国对未成年人和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的监护仍然一直被各国法学家、社会学家诟病保护力度太弱,例如下文中的这个实例。

2013年6月,在南京市发生了一起两名幼童被饿死在家中的惨案,3岁和1岁的幼童的父母皆有吸毒史,孩子的父亲李XX已经因为吸毒被抓,两个孩子平时由其母亲乐XX抚养,年轻的母亲明知两个孩子没有自理能力,却仍然将其锁于室内并出门,为孩子留下的只有少许面包等食物以及一壶水,大门也被反锁。直到社区民警王平元上门走访发现家中无人应答,觉得事有蹊跷,便叫来锁匠将门打开,发现房屋内混乱,地面都是孩子的粪便与垃圾,厨房内锅碗也未清洗,堆放杂乱。两名女童一个在门边,一个在床边,均已没有呼吸,遗体被发现时已呈干尸状。乐XX当时已经被强制戒毒,经了解,乐XX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没有受到过教育,夫妻二人反复吸毒,对女儿监护欠缺,这都是导致这起悲剧的主要原因。当然,公安机关及戒毒机构的疏忽与失职也是酿成惨剧的原因之一,但本文中仅就监护问题进行探讨。正是由于近年来类似这样的案例频频发生,才体现出监护法律制度的必要性及重大意义。

(三)监护制度的立法完善及意义

《民法总则》在继承《民法通则》的基础上进行了完善和创新,使我国的监护制度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更好的保护被监护人的权益。具体变化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父母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通过协议确定的法定监护;监护人人数较多的,可以彼此之间互相协议,确定监护人;指定期间内,居委会村委会民政部门担任临时监护人;监护资格还可以撤销、恢复等等,笔者将在下文一一详述之。

《民法总则》中监护制度的一系列变化进一步丰富了监护制度的类型,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监护体系,扩大了被监护人的范围,增加了监护的监督制度,可以说是意义深远。

二、监护制度的适用范围及相关变化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中监护制度的立法现状,可以将变化后的监护制度的适用范围总结如下:

(一)基于法律规定

1.法定监护

法定监护分为对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和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的法定监护。在大众朴素的认知中,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父母需对未成年子女尽到监护义务,这些内容并不需要放在民法典中以法律规范的形式进行规定,但是基于目前社会上出现的一些不养、弃养、或者监护不力的现象以及引发的惨剧,使得法定监护也成了监护制度中必不可少、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

2017年2月,在某大型商场发生一起惨案,一家长手里抱着两个2-3岁的孩子在商场中庭看风景,当其靠近商场中庭中间天井处时,玻璃围栏齐腰高,年轻母亲并未意识到危险源,也未将孩子放到地上。结果不慎将一个孩子坠落,母亲想要去拉孩子,结果导致另一个孩子也掉了下去,两个孩子全部当场死亡。面对这一结果,死亡幼童的父亲及爷爷奶奶均觉得难以接受,父亲要求离婚,爷爷奶奶甚至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根据《民法总则》第34条的规定,若监护人未积极履行监护职责亦或是对被监护人合法权益进行侵害的情况下,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法律规范中并未明确规定对于履行监护职责不力的监护人应当如何承担责任,上述这类惨剧在我国基本被看做是意外事件,不会再去追究监护人的法律责任。

2.监护人顺序中新增的部分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的规定,在未成年人父母死亡亦或是不具备监护能力的情况下,应当由以下具备监护能力的人按照具体顺序担任监护人:1)祖父母、外祖父母;2)兄弟、姐妹;30企业有意愿担任监护人的个人亦或是组织,但要求未成年人居住所在地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认同。

正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目前我国的社会现实状况决定了监护人范围和顺序的变化。目前我国比较严重的一个社会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问题、加之二胎政策的放开,导致很多非独生子女的家庭中,两个孩子年龄差距较大,有的甚至相差20余岁,而年幼子女与父母的年龄差距更大。自然规律决定,父母的衰老是不可避免的,当父母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时,其二胎子女仍是未成年人,此时则可由其成年且有监护能力的兄、姐来担任监护人。

3.指定监护

《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对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对指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这一法律规范适用的前提条件是在第一顺序监护人均死亡或者均丧失监护能力时,其他有监护资格的人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包括争当监护人和互相推诿,推脱监护职责两种情形。当争议出现并且监护人不能通过协商来确定时,由有关机关来指定监护人的制度,起到一个定纷止争的作用。

(二)基于法律行为

法律行为以意思表示为要素,基于法律行为而产生效力的监护主要包括通过设立遗嘱以及以意定的方式产生监护效力。

1.遗嘱监护

《民法总则》第29条:“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这一法条规定了被监护人的父母具有通过有效的遗嘱为被监护人指定监护人的权利。这一规定生效的要件为被监护人同意担任遗嘱监护人,且需要具有监护能力,且对被监护人并无不利。

2.意定监护

《民法总则》规定的意定监护,打破了监护法上被监护人不得为自己制定监护人的陈规。修改后的《民法总则》第33条内容为:成年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与近亲属以及其他有意愿承担监护人的个人与组织进行协商,并通过书面形式决定自身的监护人。通过协商方式确定的监护人,需要在此成年人完全丧失亦或是丧失部分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积极履行所承担的监护责任。《民法总则》的这一修改,改变了只有60周岁以上的老人才能意定监护的原有立法,打破了监护法上被监护人不得为自己制定监护人的陈规。这一变动一定程度上也解决了法定监护人没有意愿履行自身监护义务或者是对被监护人实施虐待行为的问题,为被监护人提供一个意思自治的机会,即在其有能力决定时,选择自己以后的监护人,可通过书面协议的方式,为自己设定监护人,以预防自己将来因年老、疾病等原因导致意志力、判断力和体力下降,陷入不能自我保护的困境。这也是《民法总则》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现实之举措。

三、《民法总则》中关于监护制度的变化及适用建议

(一)组织监护人制度的产生及适用建议

1.组织监护人制度的产生

近年来,我国亟待解决的一个社会问题就是留守儿童的相关问题。2012年贵州省的5名男孩长期在街头流浪,在夜间选择垃圾箱内部取火御寒,导致窒息中毒身亡。该事件被媒体披露以后,在社会范围内迅速传播,且舆论的矛头都直指当地公共部门不作为。通过对整个事件的深入调查并开展后续工作,针对“流浪儿死亡”事件当中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问责。根据相关报道,分管民政与教育的两名副区长已经停职检查,同时接受了组织的调查,对于相关区域民政局、教育局和镇领导党内职务进行调查,将其行政职务革除,责成免去两名中小学校长的职务。

修改后的《民法总则》第31条就是为了解决这类留守儿童的监护问题,在第31条中明确指出,当被监护人个人权利、财产权利与其他合法权益在无人保护的情况下,被监护人居住所在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根据法律规定形成的相关组织亦或是民政部门需要承担临时监护人的责任。

2.组织监护人制度的适用建议

根据《民法总则》第31条,当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处于无人保护的状态时,法律规定了组织监护人制度,这里的“组织”主要指被监护人居住所在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根据法律规定形成的相关组织亦或是民政部门承担临时监护人的责任。但是,组织监护人的临时监护工作具体怎样落到实处?除了上班的时间以外,被监护人是由组织监护人带回家中还是设置专人、专门场所以供被监护人生活起居?这些问题《民法总则》中都没有明确规定,笔者认为,组织监护人这一法律规范不能落空,不能只落在组织的名义上,应该更加细化,出台具体的操作办法或者将责任具体到某个确定的职位、岗位上。这样才能保证这一制度不止步于立法,不流于形式。

(二)监护制度监督体系的形成及具体效用

监护人若不具有监护资格或者监护不力,是可以对其进行撤销的,《民法总则》第36条规定,在监护人行为与以下情形之一相吻合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将按照个人亦或是组织的申请,将其监护人的资格撤销:1)监护人行为对被监护人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损害;2)监护职责履行不积极,亦或是难以履行监护职责,且不同意向他人委托部分或者是全部的监护职责,最终致使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的状态;3)对被监护人实施侵害其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

在被监护人权益受到监护人侵害的情况下,向法院申请的主体变成了个人和组织,这一变动也扩大了监护制度的监督范围。但是仍未将责任落实,笔者认为下一步需要加强此次修改、新增内容的可操作性。

[ 参 考 文 献 ]

[1]王利明,杨立新,王祎,程啸.民法学(第五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9.

[2]徐国栋.民法基本原则解释[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

[3]吴汉东.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3.01.

[4]董学立.民法基本原则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

[5]江平.民法学(第二版)[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10.

[6]施启扬.民法总则[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

[7]申卫星.民法学(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9.


热门论文分类
在线投稿